【篮球心情随笔】我的篮球生活经历

。。最早打篮球,是在1991年,小学阶段,不过年龄小,理解能力也一般,加上电视上几乎没有转播,所以那个时期虽然打球,但是相当于没练球,只是玩而已。之所以要选择打篮球,最开始是因为体育实在太差,很多同学都会笑话我,因为之前我总是待在家里画画,很少出去运动。加上家里人都说,我们家族就没有体育运动细胞,所以我也就无所谓了。不过我从小就比较要强,所以最近会别人笑话我,别人笑我我不会还击的,不过我会改,改到他们无话可说为止。于是我开始认真的打篮球了。

。。到了92年上初中,开始能观看高年级校队训练,也初次知道了高手的概念,于是开始有意识的去练习篮球了,这个时期练习,运球过人的练习要多过于投篮的练习。因为最早期的时候,我的意识里面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运球好的才是高手,会灌篮的才是顶尖。虽然也会拿出很多时间练习投篮,不过没有注意太多技巧。幸运的是,我买了很多乔丹的贴纸和海报,还有能够看到电视上播放的乔丹精彩集锦(因为那年正好是巴塞罗那奥运会,美国梦一队展露头角,所以国内播放的集锦比较多,尤其是地方台,那些直接使用的是国外的片子,看得真是热血澎湃)。我虽然不知道投篮的原理是什么,不过认为跟着这些NBA球星的动作学习不会错,所以就挑了最帅的也是名气最大的乔丹来模仿,到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幸运,如果跟着“魔术师”约翰逊或者“滑翔机”之类的人学习,恐怕就完蛋了,乔丹的动作绝对不仅仅是“帅”那么简单而已,更重要的是实质,动作本身的合理性,才是他投篮准的关键。我就和很多追星的小孩子一样的想法,起先只是追求外在,由于我画画的关系,所以观察能力强,把乔丹动作的外形和节奏学了个八九不离十,每天晚上都会对着镜子做有球投篮动作练习,旁边放好多乔丹的投篮海报,就这样练习半个小时左右。又是很幸运,我这样子居然阴差阳错的固定住了我的投篮动作,这是我日后命中率高的一个关键。在观看校队练习期间,我会很留心,记下他们的特点和绝招,然后回家以后去球场自己练习和琢磨。在电视上看到乔丹的一些动作,也会去球场练习。很巧的是,在这个时期,我父亲的一个当过兵的朋友来到我家,告诉我说,部队有一种练习弹跳的方法,可以加强弹跳,你如果喜欢打篮球,就坚持练习试试看。我又是很幸运,如果他出现的晚了2年,我日后的弹跳恐怕也到不了后来的地步,正是在我刚开始长身体的时候,他来教了我这个方法,才让我日后的净弹跳到达1米以上。(我后面会专门写文章详细讲解这个弹跳练习的方法的。)我是个喜欢去实践的人,所以他告诉了我这个方法,我就立刻开始练习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今天,我的家里面不论家搬去什么地方,在我的卧室,始终有两块砖头放在那里,我一直没有放弃练习。当然,最早期的练习是效果最明显的,我在这个叔叔教给我这种方法之后的一个月,我的弹跳猛增了30多厘米,从最开始离篮版30厘米左右(那时我才1米6多一点),到可以摸到篮板之上一点。由于有了这个进步,让我打篮球的信心大增,也让我坚信这个方法可以让我最终达到我想要的弹跳。而且在弹跳力增加的同时,爆发力和速度也都相应的提高了很多,这全都要归功于小腿力量的加强。从这个时候开始,加上我之前的技术的训练,我开始在班里面有一席之地了,我们初中的班级被称作“市篮球实力第一”,从办主任到任何一个男生,全都会打篮球,校队是市第一,最后我们班里的校队主力就有4个,包括最后成为“省高水平第一”的那个同学。所以我又很幸运,能在这样的班级里面开始打篮球,和身边的人不断较量着进步,否则,你身边如果没有真正的高手的话,你自己也是很难练成高手的。

。。由于班里面都打篮球,我不愿意输给别人,所以开始加大我的训练量,在其他同学练完回家以后,我会自己偷偷的跑去家里附近的球场,多练两个小时。包括运球和投篮,当然不能耽误功课,所以我会学到晚上11-12点才去睡觉。随着固定乔丹动作,不断增加的技术和技巧,以及坚持不懈的投篮练习,到了初二的时候,我开始在校内小有名气了,在场上和我的那些高手朋友一起比赛,已经能不落下风了,因为他们中间有几个人是小学三年级就在“体工大队”跟着职业球员打球了,所以初一的时候,他们水平是比我高很多的。不过随着我这一年里面的加倍练习,我已经能赶上他们的步伐了,我开始不落下风了,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帮家伙都是市里小有名气了,能和他们打平手,我认为已经能证明自己有些实力了。就在这个时期,我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个传说中的人物,也是我后来把他作为我的目标的人。这个人身体素质极其出色,最主要是弹跳,早前在初一的体育比赛,居然原地跨过了1米40的高度,要知道,这可是大学生背后式满分的高度,一个不到1米70的初一学生就达到了,把全市都震惊了。之后他初二转学去了一所篮球名校,并且学校为了让他多打一年篮球留了一级。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是初三,我是初一,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可以灌篮的人,而且非常轻松,他那时的身高是1米80,被称作“市第一前锋”。他对我当时来说,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于是我暗暗的下决心,我要把他作为目标。

。。在到了初二以后,我个人的篮球训练已经超过一年了,并且弹跳的练习也到了一年了,那个时候(初二中期)的弹跳达到了80公分左右了,身高也到了1米75,我可以很轻松的抓到学校的所有篮圈了。而且随着和身边的这些高手比赛,以及我自己的偷偷的练习,学校里面已经没有人不认识我了,甚至在校外很多篮球名校,也都听过我的名字了。我开始有点洋洋自得了。从这个时期开始,速度+弹跳+超手投篮+远投+低手运球,让我开始有资本和其他人挑战了,从这个时期开始,我开始喜欢打一对一的比赛了,甚至有段时期很着迷一打三的比赛,三对三的半场比赛也是我很喜欢的。我不会去找那些水平一般的人较量的,我喜欢有些挑战,所以我总是找这些很有名气的人来单挑,因为本身都认识,所以也都不会拒绝,不过打完了所有人下来以后,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我的个人能力居然很强了,在一对一的较量当中,我全都胜出了,甚至有些是大比分胜出的,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了。不过后来想来,其实是身体素质帮了大忙,因为这些人很多都跟不上我的速度,弹跳方面也根本没有能盖到我的,就算是1米9多的人,我也可以直接拔起来强打,所以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说,我的投篮时候的弹跳高度比我灌篮时候的要高很多。不过我这话我很难接受,因为我觉得不太现实,我觉得我对自己的弹跳还是有把握的,应该还是灌篮的时候跳得最高,他们应该是错觉而已。在这以前,我基本没有遇到能封盖我的人。于是,有一天,那个原地跨过1米4高度的传说中的人物来这里打球了,很兴奋,我有机会来尝试和他较量一下了。打的是全场比赛,我是这个场子的主力,他在对方,还带着他的一个朋友,那场比赛,我开始不得不用上了空中躲闪,并且吃到了十年之内的五次盖帽的第一次。那个球是在三分线以内一米左右的底线附近,他站在三秒区以里,我是原地投跳,那家伙居然在三秒区里面直接向前跳跃,结结实实的盖了下来。我当时非常吃惊,他下来以后和我说,你该做个假动作,我很郁闷,因为面对大多数人,我是没必要做假动作的。被盖以后,有几个同学起哄,因为是我第一次被盖。我暗暗下决心,我要继续提高,我要超过他。

。。在初二这段打球最多的时期,有很多时候一天练球8个小时,我的很多朋友也是这样,而且他们的练习强度更大,有很多身体练习,我因为身体素质好些,所以没太在意那个。也就是在这种强度下面,我以及这些朋友的膝盖,都同时开始出问题了,我开始买护膝带着,有的朋友吃中药,有的去看西医,有的贴膏药,有的气功治疗。最后看来,似乎我带护膝是最差的选择,我该治疗才对。巧合的是,我在去医院看病的时候,这个跳过1米4的家伙居然就坐在我旁边看腿,他的腿也出毛病了,情况和我完全一样。不过我和他不算很熟,也没说什么话。在初二的这个时期,是我身体和弹跳都很不错的时期,体能也极充沛,我们曾在1500米考试以后(1点多结束),整整打了一下午全场比赛,晚上八点多才散场。我现在都很奇怪我当时体能怎么会这么好的。我每天都是大运动量,而且带着护膝,硬是天天都不间断,太不可思议了。也许我今天的身体提前老化就是和那时候运动量过大有关系吧。

。。正是在这个时期,我在球场打球,被校队的教练看到了,很惊讶,立刻询问我的同学我是哪个班的,学习怎样,能否加入校队之类的。这个是我后期一直很自豪的,因为我们学校是全省市里数一数二的篮球校队,,所以几乎所有加入校队的人都是班主任之类的老师推荐才可以加入,而我大约是唯一一个校队教练直接相中愿意招我进入的学生了。所以后来我经常和我妻子炫耀这个经历,因为这校队后来出来了很多职业球员和一些传奇人物,能在这样的校队占有一席之地,是一种荣幸,不过我妻子压根不关心篮球,我说了等于白说,每次还都被她嘲笑我吹牛作为结束。在和这个跳过一米四的传奇人物交手之后,我开始发觉自己的问题了,我的弹跳在遇到身体素质更好的人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优势了,我的技术不能保证我在和这些人比赛里面稳稳的胜出。所以我开始琢磨新的技术了。我开始认真的系统练习空中躲闪了,乔丹的92年打湖人那个有名的空中右手换左手,我模仿了一个多月,学了个八九分类似;“J博士”朱利叶斯.欧文的那个最有名的招牌动作,底线的大风车脑后出手打板,我学了3个月,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身体素质还可以,我这个动作可以从这边三秒区底线的边沿一直滑到另外一边篮板边沿出手,滑翔距离很远,是我很自豪的。总而言之,因为受到一些刺激,我在这个时期猛练空中躲闪,换手,以及八个方向的跳投技术。顺其自然的,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滞空能力有了一个明显的飞跃,我在空中可以换手三次,并且能做出真正正规的360°转身躲过防守投篮而且有余地再拉杆。所谓真正意义的360°转身,是指在跳起以后的空中开始转身,而不是97-98年科比在灌篮大赛当中的那种原地360°转身,是卡特的那种转身。在这个时期开始,我开始去各个大学和大学生打比赛了。

。。到了初三中期,是我人生的弹跳第一次到一个小高峰的时候,最高的时候净弹跳可以在90公分以上了,身高也到了1米78。并且由于之前不断的练习空中躲闪,我开始能够下意识的在空中做出自己的躲闪动作了,记得有次打比赛,我在空中一个弯腰紧接着一个挺背的动作,躲过了三个人的空中拦截,从两个人的手臂下面钻了过去,把球放在篮圈里面,一系列动作都是在空中完成,场上场下都惊呼“这还真的是一个初中生能做出来的动作吗?”。好话谁都爱听,这话听了真是受用,所以我到今天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所以无论是刺激过我的人,还是鼓励过我的人,我都感激他们,他们促进了我的成长。在这个时期开始,我已经能在校内外灌篮了,不过我很少在校内和当着熟人的面做这个动作,一个是不礼貌的,一个是我怕刺激到他们,所以他们有些人在后来都不知道我其实当时就可以扣篮了。在这种情况下,学校里有很多人开始说,我已经取代我那个后来成为“省高水平第一”的同学了,这话说出来以后我美滋滋的,因为他是目前学校技术最全面的。不过我当时就很生气这个人居然是当着我这个朋友的面说我超过他了,这是很不礼貌的,而且我们的关系非常好,这样做实在太不给人家面子了。所以我到今天也很反感那个吹嘘我的人,相反的,我那个朋友就当作没听见,也不太在乎。其实今天想来,他心里是有数的,他知道他在哪些方面比我强。我其实在当时也没有因为这些吹嘘的话冲昏头脑,我也明白,我和他是有差距的。尽管我经常和他打一对一,而且他从没赢过我,不过一对一的水平不能证明你在篮球场上的全部实力,我之所以可以在单挑当中胜过他,是因为我的速度和弹跳以及进攻手段比他丰富,但是,他的传球能力,带球的稳定,以及大局观是我远远不能望其项背的,一直到了今天,我也能冷静的承认,他技术比我全面,我只能在单兵能力赢他,而在全场比赛,他才是大脑,一直到了今天,我还是很难忘他当初几乎每场比赛零失误的完美表现,他不像我那样张扬,很稳重的做好组织后卫,却能做到波澜不惊,实在是厉害。我一直很希望我在以后能在职业比赛转播当中能看见他的身影,让咱们中国也有个撑门面的组织后卫。没想到这家伙后来也不打球了,这倒是对的,在中国打职业篮球一点出路都没有,当教练更不行。前些日子我还见过他,从医了,我晕。

。。在初中初三这个时期,发生了一件事,对我以后的篮球观影响是很巨大的。我在1993-2003年期间,打的比赛相当多,有很多比赛我几乎不记得了,而且我所有比赛中只有两场比赛得分没有上双,我都记得。然而,这十年间,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场比赛,却是初三的这一场比赛。我之前说过,我们的初中是全省篮球水平数一数二的,我们这届是市第二,之后就又是市第一了。而我们班却又是号称全省篮球水平最高的班级,其实也很容易理解,校队是数一数二的,而校队主力又大多在我们一个班里,而我们在和其他几个学校的冠军班级的比赛中取得全胜,所以理所当然我们是最强的班队。

。。于是引出下面的经历。在初三中期,校内举办初三篮球比赛,以班级为单位,我们8班水平最高,这是毋庸置疑的,水平第二的是9班,也有几个校队的,我们是兄弟班。不过,两个班的班主任由于一些原因一直互相看不对眼,我现在认为也许是我们的班主任当时太过年轻气盛的关系,对方的班主任是国家优秀教师,年纪不小的,很有修养,所以我认为,当时我们的二十多岁的班主任也许是太年轻的关系。

。。于是,我们两个班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决赛。决赛之前,由于我们两个班的学生私下关系非常好,而且我们的实力明显强于对方,所以对方半开玩笑的和我们说,咱们打着玩就好了,我们会输给你们的,别输的太多就好了。我们也都打算心照不宣的进行决赛。而突然地,比赛之前,班主任来到班里,说我们要狠狠的打赢这场比赛,给他们的班主任见识见识,不能留任何余地,谁不努力就把谁换下来。而且,要采用全场紧逼防守,一开场就如此,争取不让对方得分。我当时就有点蒙了,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其他同学却似乎非常听话。决赛开始,其他四个主力都上满了发条,玩命的防守,我有一次想放松一点防守还被同伴训斥没看紧目标,搞得我相当郁闷。我们很罕见的以近乎职业的全场紧逼防守打完全场,最后的比分更是惊人的77比12,我们获得完胜。你也许会说,是对方太弱了吧,你们才赢这么多,其实不是这样,对方的主力也几乎都是校队的,而且还有一个人初中毕业就直接进入省篮球队二队了,所以,他们输了这么多,只因为我们太强。我在这场比赛里面得到21分,不过我却一点也没觉得骄傲或者满足,相反,我却不愿意去回顾这些细节。我在回到班级以后,去对方班里找朋友,却看到一个个男生哭的和泪人似的,我当时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说什么兄弟班,什么朋友,也都去见鬼了。在这场比赛之后,我们和兄弟班之间的感情也似乎有了隔膜,相处总感觉有些别扭了,以前关系很好的同学也都不太往来了。我们,都成了老师矛盾的牺牲品。

。。这场比赛,虽然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赛,不过对我日后的篮球发展,甚至人生观,都有很大的触动,我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能冷静的看懂一些篮球并不是只由篮球场上这些因素决定的。我慢慢开始意识到,我绝对不能打职业比赛,这会让我很不开心。

。。之后,我要开始高中生活了,由于家里要照顾老人,我姥爷,我只得去外地上学才能解决家里房子太小的问题了。我去了一个县城读书,后来回到市里还被取笑是成了“**县第一高手了”,当然是朋友开玩笑,不过我忍了:)。在外地,最郁闷的就是三年下来,我一直伴随着水土不服,总是生病住院打吊针,也不行,高烧40多度,但是一回家就好了。也因此耽误很多学业,让我很难补上。加上军事化管理的模式,每天早上5点半跑操,一直到晚上9点半上床熄灯,每天都忙忙碌碌的睡不够。所以在那个艰苦的时期,篮球成了我唯一能够苦中作乐的方式了,由于睡得少我就会头疼的厉害,打球以后能相对减轻,所以我就更多的时间泡在球场了,不过即使我想打再多,由于军事化管理本身时间安排很紧张,所以我不可能比初中打得多了。不过在这里的三年,却也认识了很多喜欢打篮球的朋友,也不乏高手在其中。记得我去那里的第一堂体育课,我就找到当时学校的一个前初中校队队长,目前也是学校主力,正巧又在一个班,来单挑,我又赢了,还是老样子,过多依靠了弹跳+速度,他根本冒不到我。我们后来关系很好。在这三年里面,我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和一帮朋友在球场上挥汗如雨了,因为学习实在压得我们都喘不过气来。很多人练出来上课笔直腰板睡觉的习惯,还让人以为在看书的样子,我笨,三年都没学会,大学才会。在这期间,我们在球场上培养了很深的友谊,也经常一起去音像店租个电视看我买来的乔丹集锦。这些日子都很难忘。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期,让我开始反感篮球场上的一些负面因素了。比如说,校内每年举办一次的校园篮球比赛,往年都是各年级之间进行,结果到了高三,居然改变了方法,变成了体育生组对阵其他年级联队。我晕,在这种学习为主体的学校,体育生比那些学习的学生高太多了,无论是身高还是球技,不过,也没问题,OK,我有信心赢他们。不过比赛开始我才明白,他们实在是无耻之极,先是判罚我们的那个前校队队长五次无中生有的翻腕强行换下场,然后又强制换下我们这边几个主力,换上的居然是只有1米65的几个不太打球的人,用意很明显,就是要体育生赢。然后看到我还能进球,OK,干脆把我也强制换下来,天知道我们这边哪里冒出来了一个不认识的教练来做这些安排。于是,我们输了。比赛后,所有学生都过来安慰我们,也都很气愤他们的做法。不过,过了几年我才明白,这是社会风气造成的。这个裁判是我们的体育老师,他是管理体育生的,当时校领导在场,如果一旦体育生输给我们,他恐怕会受责备,意思是训练了半天还赢不了非专业组。所以他们用了这些手段,恶心啊~。从那时开始,我越来越厌恶很多篮球场上的恶劣因素,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越来越喜欢一个人打球了。和你们打球,真恶心。从那天开始,我们都受了刺激,我和我那个前初中校队队长每天早上都一起单挑加强技术。

。。在这个时期开始,我开始不得不用少一些的气力来和朋友们打球了,因为之前有朋友因为我总是投篮得分,而开始不愿意防守我了,干脆让我自己去表演。但我最受刺激的一次,是一个朋友,在和我打球之前嘱咐我:“我女朋友来看我打球,你可别打太猛,给我留些面子”。我从那一刻才开始意识到,以前我打球,是否真的不太注意别人的感受呢,我太自私了吗?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就养成习惯了,我很少跳起来盖帽,不是因为我盖帽能力不行,而是因为很多人在面对我的时候自己都会手忙脚乱的,怕我封盖,我实在很不愿意看到这样尴尬的场面。所以在面对弱一些的球友时,我只是装作起跳吓唬一下就算了,我不会盖的。结果,这次这个朋友还是这样嘱咐我,我才知道,我该试着去注意其他人的感受,我该多让他们去表现,就算不进球,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本来就不是NBA,何必这么认真?我从此以后,和人打球都开始有所保留了,我基本发力在五成或者六成就算了,所以到后来有些不太在行的朋友见我发九成力的时候会很吃惊。不过高手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我的余地,只不过很难看出来我到底保留了多少罢了。

。。我打篮球过程中,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当时一个跟我学篮球的孩子给骂哭了。他是唯一一个非要管我叫师傅的人。我指点他很多,却是我指点的几十人里面最不成器的一个人,大概是实在恨铁不成钢吧。他总是不听我的话,不去练习基本功,却总是模仿我的单手上篮动作和空中躲闪等等,有些没头没脑的感觉。在高三有一次打球他防守犯规以后,不承认,我一生气,就说了他几句难听的。这个孩子是挺单纯的,他回到班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而且从第二天开始就不再来上学了,据说他后来考了演员学校,也不知道成功没有。他学习不怎么样的。我到今天也一直很后悔,我真的不该多说,其实篮球只是个运动而已,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好像你一样去练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欢篮球的权利,也有打不好球的,都很正常,只要开心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强迫队友呢。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过多的去要求别人。这是我想对自己说的,也是我很想对科比.布莱恩特说的,他今年季后赛最后对待加索尔和奥多姆都过头了。

。。在高二有一次暑假回家打球的时候,我居然又遇到了那个跳过一米四高度的传奇人物了,他已经是这个全国八强球队的校队队长了,我于是有机会再和他较量一次了。不是那种说好的较量,是在比赛中分胜负,最终,我11投8中,他8投0中,我防到他一分没得。尽管我也知道,他发挥的不太好,不过我能确定,除去弹跳的因素,我在单打技术上已经超过他了。弹跳实在没办法了,他是那种弹跳有天赋的人,他早前也没练,在这次遇见他后,他的原地摸高已经在3米40以上了,这还有点保守,也许还要更高。也许我是井底之蛙吧,我在95-05这10年比赛当中,只见过这一个净弹跳超过我的人,除此以外再也没见过其他的。当然这也许也和我大学阶段就不再进入校队有关系,也许大学比赛会有更多高手吧。那天我对他的防守,其实也不是很好,不过那个时候我的弹跳在90公分以上,他也很意外,前三个球都是三不沾,这对于这个号称是“全国大赛MVP”的人来说太不可思议了(这称谓是听人说的,据说他在全国比赛中有个类似罚球线起跳灌篮的球,扣飞了,全场哗然,他身高是183),所以我一直以来以为只有我畏惧他的弹跳,而他无所谓,看来是错的,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他一般的对手都只能在比赛比赛中抱着腰部把他在空中抱下来,估计他也很少见到可以封盖他的弹跳吧,我那时的摸高也快要到3米20了,也是原地摸。我知道,如果再较量一次,他不可能不进球,我也知道,在这个速度下面,只需要一个晃动,就谁也跟不上谁了。不过,我从初中开始的这个目标总算追赶上了,却感觉自己没有目标了,有些泄了气的气球的感觉。我开始有些疲倦了,也许是因为这些年打球实在太多了,我觉得累了。

。。高中毕业,高考结束的那段时期,是我在篮球方面的第二个顶峰时期,因为憋了三年的郁闷,在这几个月里都释放出来,我又开始玩命的打球。在一所大学里面,我天天去练习灌篮,跳得高就是有这个好处,你在练扣篮,没人愿意过来和你玩,似乎谁都不愿意和自己无法防守的人打球,所以我慢慢注意到,有时候其它球场很多人,我这边却总是不过来人。其实我是在等人过来和我一起玩,我后来想通了,就在那里练习双手投篮,总算有人被我骗过来了,不过打了不久就都后悔了,也都打不长,就散了。那个时期我的弹跳达到了我这些年来的最高峰,净弹跳达到了1米以上,怎么测的?很简单,家里的房顶2米75,我穿着拖鞋原地跳起来头可以顶到房顶。也正是这一段过度跳跃的日子,葬送了我的左腿。那是一个下雨天,我的高中同学来我家玩,我和他一起去打球,在那个球场,有几个年轻人在炫耀摸篮圈,还觉得很了不起的很无视我们,我没多搭理他们,一会打起比赛来,我跳起来扣了一个,这几个家伙就都不嚣张了,也不说话了。不过我一落地,就知道坏了,我明显感觉到不是以往的疼痛,是骨头疼,很明显,是脚腕以上十厘米左右的地方,疼到不能站立。我朋友搀着我坐下,我和他勉强骑上自行车,回家去了。我当时也很傻,我知道腿疼,就没想到是骨折,以为也和从前一样,养一养就会好起来。中国忽视运动损伤护理的知识真是害死人,后来,我的左腿这个部位有个明显的变形,我知道,我很难再跳那么高了。从这天开始,我有一个月几乎不能走路,好了一些以后也是走路会疼,正好这期间我要复读,就安心学习吧。在半年之后,我恢复了一点,开始在晚上练习全侧身投篮。也是我第一次开始正式改正投篮动作,人总是在有问题之后才知道改正,我在一段时期不打篮球以后,发现投篮很别扭,用力会拧,我才发现也许以前的动作是有问题的,只是那时候用力过于习惯,肌肉也都成那个趋势了,休养了之后,肌肉恢复原态,才发觉投篮有些别扭。在复读期间,我认识了班里的前重点高中(篮球队也是全省数一数二的那个学校,前面提到过)的扣篮大赛亚军,一个只有1米76的扣篮亚军,弹跳确实不错,不过他是助跑跳,所以他很畏惧我的原地跳跃能力,会很担心我封盖。不过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跳投,动作非常固定且很正规,虽然不能跳很高,命中率极高,可以说只要不防守就是进球,让我都很惊讶。我们关系很好,他很羡慕我弹跳。我呢,说实话,我也有些羡慕他的跳投,尽管和我不是一个类型。

。。考上大学,我在之前下定决心,不要再在大学里面展现了,所以一上来我就拒绝了大学校队要我加入。我甚至不让宿舍的人知道我会打篮球,我希望把它变成我的纯粹的爱好,所以我总是晚上背着篮球去球场练投篮。知道半年以后,举办系篮球赛,我才不得已现了原形,作为队长带着班里的球队比赛,不过很快我就又失望了,我真不该冒头。我们很顺利的拿到了小组第一,这倒是无所谓,关键是,那场和五班的比赛,由于他们班和裁判组关系好,又出现了这些社会因素,大学里面的小帮派。看到我们领先,裁判就乱吹犯规,给他们多加分,给我们减分,增加我们的法规次数,我居然是三次犯规被请离出场,天,而且我都不知道是哪三次犯规,晕死。好在当时我已经打下基础了,我得到20多分,他们回天无数了。不过,这件事把我恶心的透了。由我做决定,我们小组第一弃权了,不打决赛了,你们谁爱玩谁去玩吧,不过是个大学比赛,至于嘛。那五班队长和我家住在一个小区,后来我们成了朋友,他后来对我说,他当时都很郁闷,我怎么会被罚下场,我只能苦笑。

。。在这之后的大二左右,我开始接触佛教。这对我的篮球来说可以是一个最重要的转折。由于佛教里面的理念是要与人为善,不能有妄想和执着,也就是说不能有竞争,争强好胜是不好的,应该要顺其自然。从这个时期开始,我一下子没有了好胜心,我不再那么渴望去赢下比赛了,在和别人打球的时候也变的几乎没有动力了,我开始不去计较得失,甚至我变得更高兴让对手赢球,能开心就好,看他们赢球高兴我觉得也很不错。我赢的够多了,尤其是后来在小区的篮球场,很多人都喜欢赢球,甚至输了球回家都不吃饭,很小孩子脾气的感觉,所以我会经常故意输给他们,故意投不进去,让他们赢球以后高高兴兴的回家,喝个酒,吃好饭。我和之前的态度来了个180°大转弯,以前是见不得对手赢球,现在是不愿赢球,我心里明白,我的心态,已经不适合篮球比赛了。所以,我可以理解麦蒂为什么拿不到总冠军,和我一样的道理,爱家爱生活的人,篮球就不再是第一位的了,你会顾忌很多,你会担心伤病影响你的工作生活,过度劳累影响你的家庭,等等,顾虑的越多,打球也就越放不开,赢球就变得不再重要,你不会去为了一场篮球比赛去拼命了,只要有危险的可能,能躲避就躲避,不再迎难而上,而是安全第一。所以,我甚至开始担心的我这种心态会影响队友的情绪,因为毕竟别人都是喜欢赢球的,所以我更多的开始选择别人不打球的时候去一个人练球,也就慢慢开始了一段黑天练投篮的经历。

。。后来,在大三左右,我的膝盖以下五厘米处腿骨凸了出来,我再一次断腿了。这一次稍微轻了一些,我养了3个月就可以打球了,不过我的弹跳又下降了一些,在这个时候大约只有70多了吧,只能扣一些矮篮了。我打球也开始相对少了。到了05年,我的脚腕在踩到别人脚腕上,严重扭伤,形成骨裂了,我当时知识贫乏,居然不知道脚腕也会骨折,以为只是扭伤,又没有医治,导致现在左脚腕还有骨渣存在。从这次开始,我知道我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打球了,我的左腿已经好几处变形了,这些伤痛注定要陪伴我一生了。我当时很沮丧,不过也没有太难过,因为我本来就没打算再继续发展篮球,于是,我给自己举行了一个心理上的退役仪式,去吃顿饭,就算告别这十年的篮球生活了。我开始为今后的工作做准备了。

。。毕业以后,为了创业,正好也是为了脚伤,我就干脆下决心以后不打篮球也不看篮球比赛了,因为如果不放弃的话,每天篮球至少会占用2-3个小时,那样会影响工作,所以我下了这个决心。喜欢篮球的朋友都知道,要想真正放下篮球有多难,打球是会上瘾的。我确实做到了,我连NBA的决赛都没有看,专心工作。值得,我的工作是有些成绩的。不过有得也有失,2年多过去,由于不打篮球,不运动,体重猛增,从之前的130多斤一下子增加到了190多斤,天,很多熟人在街上都认不出我来了。而且由于不运动,身体抵抗力差了很多,整天感冒。于是,随着一年多以前的工作调整,让我总算有机会可以自行安排时间了,我可以继续打球了,靠篮球减肥吧。3个月,我瘦了30斤,瘦到了160多斤。这个时候,我打球的目标只有两个了,一个是完善投篮的技术,我很想知道乔丹和科比那种投篮命中率奇高是什么感觉的,到底是什么技术来的。然后我希望恢复到130多斤,再能灌几个篮,用DV拍摄下来,留给将来的儿孙们看。现在来看,投篮基本达到我的目标了,我之前已经有过练习三个小时投篮,只有不到10个球不进的经历了,我觉得很满足了,我之所以放弃那个命中率,进一步改正投篮动作,纯粹是为了探究更深的技术了。灌篮的目标也快接近了,现在球场的篮圈我已经又能勾一下了,而且是在150斤的情况,这样的话,继续减肥以及继续练习弹跳恢复一下,都有可能帮助我达到这个目标。但是我也做好准备,有可能第四次断腿,如果是那样,我就放弃,就留些残缺好了。毕竟我前些日子找到了几张高中时期跳的高点的照片,大约在70-80公分的照片,我就很满足了,因为那时候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跳不起来,早知道多照一些了。而且最满意的一张灌篮照片,也被老婆弄丢了。不过,还好找到了这几张。

。。篮球,真的是很有魅力,由于也是画漫画而且写剧本,所以在后来,我才体会到《灌篮高手》的用心,那套书有一句话是全书的点睛之笔,虽然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很关键,只有真正喜欢打篮球的人才能有这种体会。就是樱木在2周内要投20000个球的时候,光着膀子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有句旁白:投篮的练习,对于樱木来说,是非常快乐的。这种快乐,我体会到了,不知道个位是否也有体会呢?

35 comments

  • 树哥今年37了吧,哈哈,我30岁,看你讲自己的故事,比讲篮球技术有意思多了,这是我在网上看什么文章都比不了的,写的接地气,不矫揉造作,就是感觉舒服,中午看韩寒的一本书,看了几句话,就觉得文绉绉的,不喜欢,不干练,直接不看了。你的篮球之路像一部小说啊,足够精彩了。只是,我想给点忠告的的是,打篮球打得好,和弹跳没有必然关系,其实空中拉杆靠的是核心力量,一味地练弹跳,去努力扣篮,很伤膝盖和腿,也许就是弹跳和扣篮断送了你,不然你会走的更远,至少在篮球路上,玩的更开心,身体也更健康。看看库里,靠的就是投篮,就像你的shotnba的灵魂一样,投篮才是王道,配合熟练地运球,也一样能把篮球玩的好,“像库里那样打球!“”。
    当然这只是我的见解,不一定说得对,还请树哥雅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